您现在的位置:惠州调查队 > 统计分析

“十八大”以来惠州CPI稳健运行

  党的“十八大”以来,面对复杂多变的市场环境和经济下行压力的挑战,惠州积极推动经济转型升级,坚持稳中求进,扎实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坚持改革和完善价格形成机制,深化民生价格改革和监督,保持了全市居民消费价格总水平的基本稳定,有力地促进了经济社会持续稳步发展。

  一、“十八大”以来惠州CPI总体运行特点

  “十八大”以来,惠州居民消费价格总水平累计上涨11.3%,年均上涨2.2%。同期全国CPI累计上涨11.2%,年均上涨2.1%;全省CPI累计上涨12.0%,年均上涨2.3%。惠州CPI累计涨幅比全国高0.1个百分点,比全省低0.7个百分点(见图1)。

   

  5年来,惠州居民消费价格总水平经历了2012-2014年的温和上涨和2015-2016年的“1时代”涨幅放缓两个阶段。

  (一)温和上涨阶段。2009年美国次贷危机和欧债危机引发的经济危机对国内经济影响巨大,当年惠州CPI98.5%,是近十年来仅有的一次进入负增长区间。之后在国家“保增长、扩内需”的经济刺激政策影响下,国内货币流动性增加,国内商品市场持续紧缩局面得以扭转,价格出现较快的上涨,20102011年惠州价格指数大幅上扬,分别为103.2%104.9%2012年惠州积极应对复杂的经济形势,转变经济发展方式、优化升级产业结构,基本实现了稳增长、调结构、惠民生的预期目标任务,减轻了价格上涨的压力。当年价格总指数上涨2.8%,涨幅比2011年收窄2.1个百分点。20132014年国内经济温和上涨,惠州经济稳步发展,在国家稳健货币政策背景下,惠州继续加大价格监管力度,推动“米袋子、菜篮子”等促进民生工程建设,积极平抑价格上涨,20132014年价格指数均为102.1%

  (二)“1时代”涨幅放缓阶段20152016年全球经济处于复苏阶段,国内经济继续呈现稳定的增长态势,居民收入增加,购买能力不断增强,为价格上涨带来动力,同时,劳动力成本的节节攀升推动CPI上行。另外,产能过剩、国际大宗商品价格走低、工业生产者价格持续下跌等压制CPI上涨。在各种因素共同影响下,20152016年价格指数均为101.9%,步入进“1时代”处于调控目标范围内,涨幅收窄,通胀压力有所减缓。

   二、居民消费价格运行主要特征

  “十八大”以来,食品、医疗保健、居住和服务价格持续上涨成为拉动全市CPI上涨的主要因素。CPI变化具有明显的结构性上涨特点,从构成居民消费价格的八大类商品和服务项目来看,2012-2015年八大类价格指数呈“六升二降”格局,其中食品类年均上涨4.6%,烟酒类年均上涨1.4%,衣着类年均上涨5.9%,家庭设备用品及维修服务类年均上涨0.5%,医疗保健和个人用品类年均上涨0.5%,居住类年均上涨1.7%;娱乐教育文化用品及服务类年均下降1.2%,交通和通信类年均下降0.4%(见表1)。

   

  (一)食品类价格上涨是拉动CPI上涨的主要因素。“十八大”以来,食品类价格上涨对居民消费价格水平的拉动力在八大类中是最高的。2012-2016年期间,惠州食品类价格累计上涨27.0%,年均上涨4.9%。食品特别是农产品作为基本生活必需品,需求弹性较低,受气候等因素的影响较大,加之国家不断提高粮食收购价以及种粮、养殖成本的上升,食品价格上涨成为必然。

  从构成食品类价格变动的商品看,2012年以来价格全面攀升,与居民生活息息相关的“米袋子”、“菜篮子”、“肉盘子”价格涨幅较大。2012-2016年期间,除2015年和2016年有所下降外,粮食价格基本呈平稳上涨态势,累计上涨2.9%;鲜菜价格涨幅居首位,累计涨幅高达80.7%5年间,鲜菜价格均呈上涨的态势,除2014年的4.2%的涨幅外,其余4年鲜菜价格均保持2位数的涨幅;5年间,受肉类消费的季节性因素和养殖户补栏的周期性因素的共同影响,猪肉价格呈现“过山车”行情:2011年生猪价格达到近几年最高峰值后,从2012年开始生猪养殖行业利润开始下滑,养殖户总体上处于亏损状态,直至2014年全国生猪价格跌至谷底,为近年最低,养殖户出现严重亏损。从20154月下旬开始,猪肉零售价格进入新一轮周期性上涨期后,惠州猪肉价格节节攀升,短短数月,涨幅近一成,创近三年新高。2012-2016年惠州猪肉价格累计上涨23.5%,年均上涨5.4%。从近几年牛肉价格的走势看,由于养牛成本不断增加、肉牛生长周期长、进口牛肉占领国内市场、缺乏实质性的扶持和补贴政策等因素的影响,牛肉价格持续升高,累计上涨58.3%,年均上涨12.2%,其中,2012年牛肉价格同比上涨26.4%,为5年之最。其他如蛋、水产品、鲜瓜果、禽类等价格累计涨幅均超过15%(见表2)。

   

  (二)医疗保健类价格上涨也是影响CPI上涨的重要因素。近年来随着全市的社会保障体系的完善,居民收入和消费水平的不断提高,人们对于身体健康与保健的关注度越来越大。受药品价格放开政策及公立医院综合改革影响,2012-2016年期间,惠州医疗保健类价格累计上涨3.6%。其中,医疗保健类价格涨幅最高的年份是2014年和2016年,涨幅分别为1.9%1.5%,主要原因是,惠州医疗体制改革进一步深化,医改取得明显进展,影响医疗服务价格上涨。

  (三)服务项目价格普遍上涨。数据显示,受经营成本、人工费用上涨影响,十八大以来,惠州服务项目价格五年累计上涨6.9%,年均上涨1.3%,各年环比分别上涨2.8%1.6%0.1%1.3%1.0%,总体呈现温和上涨和涨幅收窄特点。从贡献率看,在居民消费八大类构成中,食品价格是影响十八大以来CPI走势的最主要因素,服务价格也扮演着重要角色(见表3)。从分类变动看,十八大以来,惠州服务项目价格总体保持“部分上涨、部分下降、部分持平”格局,在CPI调查的服务项目中,2011年上涨的有19种,2016年上涨的有25种,上涨类别增加。2016年惠州城市公立医院改革正式开启,挂号费、检查费、理疗费、化验费等一直保持平稳的医疗服务价格出现明显上涨,服务项目价格上涨范围扩大。

   

  

  (四)居住类价格持续走高。居住类价格上涨主要原因是长期持续的住房供需矛盾,加之中央土地政策调控及建材价格上涨,带动建房及装修材料价格上涨,并促使房价高位攀升,私房房租随之上涨。同时资源及成本的压力致使水、电、物业管理费也随之上涨,导致居民住房一系列消费成本上升。2012-2015年惠州居住类价格累计上涨7.1%。其中,2012年涨幅最高为4.0%。建房及装修材料类价格累计上涨5.9%、住房租金类价格累计上涨16.5%、自有住房类价格累计上涨14.8%、水、电、燃料类价格累计下降3.8%

  (五)工业品价格增长趋缓。2012年以来,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经济增速放缓,下行压力贯穿始终,在内需不强外需不足,原材料价格波动,招工难用工难以及人工费用上升的大环境下,工业消费品零售价格随之上下波动。2012-2015年期间惠州的工业品市场虽表现趋缓,但总体来看,仍保持了平稳增长的态势。2012-2015年惠州工业品价格累计上涨2.4%。上涨的工业品主要是烟酒类、衣着类、中药材及中成药以及建房及装修材料等,累计分别上涨5.6%25.7%15.9%5.9%

  同时,由于供过于求的市场格局未变,部分源头产品涨价很难传导到工业品市场,致使部分工业品价格下降,下降的主要有:受国际金价下跌影响的首饰价格累计下降15.6%;通过技术进步降低成本的工业品,如家庭设备、通讯工具和文娱用耐用消费品等价格都有不同程度的下降。 

  三、“十八大”以来影响惠州居民消费价格变动的主要因素

  (一)全球经济持续低迷,国内宏观经济增速放缓。“十八大”以来国内经济发展从高速增长到步入新常态,供给侧改革取得成效,社会总供求矛盾有所缓解。世界经济处于金融危机后的深度调整期,经济整体复苏疲弱乏力,工业生产低速增长,贸易持续低迷,金融市场动荡加剧,大豆、玉米、原油、煤炭、有色金属等国际大宗商品价格大幅走低。在此国内外经济大环境下,居民消费价格缺乏大幅上涨的基础。

  (二)农产品供求基本平衡,工业品供过于求。2015年我国粮食生产实现“十二连增”,2016年粮食产量略有减少。粮食价格在国家实行最低收购政策的支持下年年保持上涨,但近年来粮价涨幅不断缩小,由2011年的12.2%回落到2012-2016年间-0.3%1.4%比较稳定的水平。粮食价格的稳定与其他主要农产品供求基本平衡,为食品价格的稳定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同时也降低了社会的通胀预期。另一方面,工业领域产能过剩,工业品总体供过于求,上游工业品价格的下跌一定程度上抑制了消费价格水平的过快上涨。

  (三)国家经济政策的引导与推动。“十八大”以来,惠州物价水平大体在温和可控中运行,主要是由于中央宏观调控政策和地方政府制定的一系列稳定物价措施得以贯彻和落实。一是中央适时灵活地运用或从紧或宽松的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并在非常时期落实价格干预措施和紧急措施暂行办法,避免了物价的大幅度波动。二是加快能源、交通、环保等公用事业产品价格改革,稳步放开与居民生活没有直接关系的绝大部分服务价格,是价格部门的重点工作。同时进一步放开医疗、教育领域的定价自主权,推出城镇居民阶梯式水价,气价等,落实部分专业服务价格改革等,短期来看,这些改革的推进将带动物价上涨,但长期来看,是有助于缓解隐性通胀压力,为调结构和转方式创造良好的价格环境。

  (四)劳动力和资源要素等成本推动的影响。“十八大”以来,商品和服务绝对价格不断走高,主要是劳动力、资源性产品等价格刚性上升,成为居民消费价格上涨的长期推动力。一是受不断提高的最低工资标准影响,各个行业的劳动力成本普遍上涨,劳动力成本上升是物价上涨的推动力之一;二是农业生产资料价格如饲料、化肥和种子等价格逐年上涨,造成农业种植和养殖成本增加,传导到农产品和工业消费品价格上涨的压力越来越大;三是随着资源价格改革的推进、环保意识的增强,土地使用成本、节能减排成本、企业安全生产成本等不断提高,对产品价格形成了上涨压力。

  四、对未来CPI调控目标建议

  即将步入的“十九大”,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重要关键时期,是促进经济长期平稳较快发展建成小康社会的关键时期,经济形势错综复杂,稳定物价是重中之重。预计在未来5年,居民消费价格总水平阶段性上涨势头仍将延续,平稳运行的可能性较大。各级政府应更加重视民生问题,将保持消费市场物价基本稳定作为重点来抓,将价格总水平上涨幅度控制在合理水平,关注低收入群体,刺激居民消费,保证社会稳定,努力建设幸福惠州。

   (一)保持农产品价格基本稳定。食品价格相对稳定,尤其是农产品价格基本稳定,是保持价格总水平稳定的基础。因此,应加大农业生产扶持力度;完善生猪市场调控,维护生猪养殖户的积极性;减少中间流通环节成本,使蔬菜、鲜瓜果等“菜篮子”价格能够保持在一个合理区间,是保持CPI稳定的关键。

  (二)稳步推出价格改革措施。目前,惠州价格水平远低于物价调控目标,对于加快推进惠州公共服务、资源品价格改革是个有利时机。相关部门应积极探索,在物价水平保持总体稳定的前提下,推出一系列价格改革措施,进一步理顺价格关系,促进市场价格机制形成。与此同时,要把握价格调整改革的节奏和力度,并注意解决好调价对低收入群体的影响。

  (三)加强价格监测预警。监测是价格决策和宏观调控的基础,要突出监测重点,完善有关制度,密切关注国际国内市场供求状况和价格走势,善于发现倾向性和苗头性问题,强化市场监管,维护市场的正常秩序。在价格监测的基础上加强经济形势、价格总水平走势和重要商品价格走势及其市场供求变化情况的分析预测。

  注:由于居民消费价格调查在2015年按照统计制度要求进行基期轮换,新基期调查目录和规格品与国际标准更为接近,一些新产品新服务纳入其中,同时,CPI权数构成也相应地按照居民收支调查最新数据进行了适当调整。本文除居民消费价格指数外,其他指数数据均为2011—2015年期间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