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惠州调查队 > 统计分析

“十八大”以来惠州市PPI运行情况分析

  党的“十八大”以来,受国内外经济形势、大宗商品价格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等多重因素影响,惠州市工业生产者价格指数(以下简称PPI)从201610月开始由降转升,结束长达近四年的月同比负增长,步入正增长区间并持续运行,今年前三季度,惠州市PPI同比上涨4.6%

  一、惠州市PPI主要运行特点

  (一)PPI累计同比指数“先抑后扬”

  “十八大”以来,惠州市PPI累计同比指数呈现先下降后上升的运行趋势。具体来看,20122016年惠州市PPI累计同比分别为99%97.1%97.5%92.5%98.3%,一直在负增长区间运行,到20171月才由负转正,今年前三季度累计同比指数为104.6%,同比上涨4.6%其中,2015年累计同比跌入最低位置后触底反弹,一路呈上升态势,2016年降幅持续收窄,到20171月正式步入正区间运行 (详见图1)

   

  (二)PPI月同比指数涨跌起伏

  2012年以来,惠州市PPI月同比指数走势具体可分为 6个阶段 (详见图2)

   

  1.快速回落期(201218月)。经历了20118月同比指数冲上最高位(107.9%)触顶后,20119月~20128月同比价格逐月回落,并于20128月降至低点(96.5%),下降幅度高达11.4个百分点。自20126月开始月同比指数跌破100%后,开始了长达52个月负增长

  2.震荡徘徊期(20129月~20147月)。这段时期同比指数持续在97%99%中震荡徘徊,其中20135月受惠州市三大支柱产业尤其石油和化工行业影响,跌至全年最低点95.8%(其中石油和化工行业指数也跌至全年最低,分别为88.2%93.0%)

  3.继续下探期(20148月~201510月)。受国际大宗商品价格普遍下降影响,20148月~201510月同比价格指数继续下探,一度跌进了“十八大”以来的历史最低位(91.5%)。

  4.触底反弹期(201511月~20169月)。在持续经历了几年的低迷经济后,国际大宗商品价格开始逐步回暖,以石化和金属行业为龙头的大宗商品价格有回升迹象,惠州市PPI月同比从201511月的92.3%收窄至2016999.4%,共收窄了7.1个百分点,呈触底反弹之势,工业经济形势发展趋好。

  5.止跌回升期(201610月~20173月)。这段时期受国家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成效逐步显现影响,且经历大宗商品价格一波连续性的大幅上涨,拉动了惠州市水泥、有色金属和煤价的普遍上涨,致使惠州市PPI止跌回升、保持一路上扬态势,并于20173月同比指数达到106.3%,首次冲上了“十八大”以来的历史最高位。

  6.短暂回调期(20174月~9月)。这段时期持续在正增长区间运行,受能源价格上涨动力减弱,以及上年下半年翘尾因素逐步减弱影响,月同比价格略有短暂回调,PPI涨幅也呈趋缓态势。具体来看,201749月同比价格分别为105.5%104.5%103.8%103.1%103.7%103.6%,整体涨幅有所7回落。

  (三)重工业波动幅度明显高于轻工业,且主导总指数涨跌

  “十八大”期间,重工业波幅均明显高于轻工业,且主导了总指数的涨跌。先看在20122016年间,总指数持续在负增长阶段,轻重工业也在负增长空间。其中,轻工业指数走势较为平稳,维持在98%99%之间,最高点与最低点的波幅仅1.2个百分点;而重工业则波动较大,位于90%99%区间,从最高点2012年的98.9%至最低点2015年的90.2%,波幅超过了8.7个百分点。尤其在2015年,重工业指数一度跌入90.2%的波谷位,下拉总指数至92.5%,可见重工业对总指数的影响明显。

  再看2017年以来,总指数在正增长阶段,轻重工业也在正增长空间运行。三季度,重工业累计比为105.6%,轻工业为101.7%,总指数则上拉至104.6%;对总指数增长的贡献率达到91.2%,可见总指数也受到重工业指数的主导(详见表1)。

   

  

  二、PPI波动的主要因素

  (一)国内外经济环境综合影响

   1.国际经济变动影响。在全球经济一体化的大背景下,国际市场大宗商品价格的波动直接影响着国内工业品的出厂价格。国际金融危机以来,全球经济发展速度放缓,世界经济贸易低迷,外需拉动作用减弱,以原油、铁矿石、铜、铝等为代表的大宗商品价格长期波动下行,带动下游产品价格加速下行。因此,在20122015年间,惠州市PPI持续在负增长区间运行。到2016年,部分国际大宗商品价格有回暖趋势,市场信心增强,工业品价格上涨明显,受价格传导影响拉动惠州市PPI指数上扬,于201610月止跌转正并持续在正增长区间。而今年以来,受能源价格动力减弱和去年翘尾因素减弱影响,惠州市PPI在正区间则有小幅震荡。

  2.国内经济环境影响。国内经济环境,主要受国家政策层面的影响,具体来看是受国家推出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适度扩大内需的经济政策影响。20122015年间,惠州市水泥、石油、化工、铁矿石、有色金属等几大行业的亏损面较大,产业的利润也低,产能过剩较为严重。于201511月,习总书记提出了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后,为适应市场需求做出的结构改变,给惠州经济带来了新活力,这对惠州市面临的产能过剩这一问题得到了一定程度上的改善。虽然政策有其滞后性,但惠州积极响应中央号召,在去产能方面,截至2016年底,惠州市已关停国有“僵尸企业”353家,通过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来提高生产率,为全市企业减负合计约97.4亿元。另一方面,受推行适度扩大总内需的经济政策,我国实行宽松的货币政策影响,自2015年以来,央行已多次下调存贷款基准利率和存款准备金率,以降低社会的融资成本,配合“稳增长、调结构、促改革”政策及时实施和发力,刺激工业领域产品生产的积极性,带动工业品出厂价格上涨,并一度拉动了惠州市PPI指数止跌转正继而稳步于正区间运行。

  (二)外汇波动因素

  当前,我家正处于经济发展的增速换档期,出口是推动经济发展的“三驾马车”之一,也是惠州工业品销售的动力之一。因此,汇率作为经济市场的关键价格,也影响着惠州工业品的价格走势。20122015年间,人民币汇率一直走低,并于2015年创下近几年的新低,工业行业存在不同程度的产能过剩,工业品供需矛盾也不断加大,因此惠州市PPI也随之下降到了“十八大”以来的历史最低位。于20158月,国家推出汇率改革,进一步完善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报价,增强市场化程度和基准性,人民币进入贬值通道。通过人民币贬值,有利于缓解当前经济下行的压力,拉动出口创汇,带动出口工业品的发展。通过这次汇率改革对惠州市PPI收窄跌幅有一定推波助澜之效。继而在今年5月,央行再次调整汇率形成机制,人民币走出了贬值通道并进入强劲的升值行情。这次汇率改革对于惠州经济来说相当于一把“双刃剑”,人民币购买力加强既有利于工业经济的进口市场,但人民币汇率连续大幅升值也给出口带来一定压力。因此,这次汇率改革对于近几个月来惠州市PPI指数的小幅震荡有一定关系。

  三、惠州PPI价格未来走势预测

  回顾“十八大”以来,面对复杂多变的国内外市场,惠州主动适应经济发展新常态,引领惠州PPI指数“先抑后扬”,呈现出“披荆斩棘、昂首向上”之势。从原因分析中,我们了解到,惠州PPI价格走势主要受到国际经济环境包括国际大宗商品价格、国内政策环境、外汇因素、翘尾因素等多重因素影响。在当前,国际大氛围经济逐渐回暖趋稳,部分大宗商品价格触顶后开始回落,尤其石油、煤炭、有色金属等价格,国内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也将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里才逐步显效,上年末带来的翘尾因素也在逐渐减弱。因此,综合以上因素,预计惠州市PPI第四季度仍将维持在正区间运行并有小幅震荡。